史上最著名的四大“扒灰门”四大事务所是哪四大四大名著

亿堂文库

史上最著名的四大“扒灰门”

史上最乱伦的四大
史上最乱伦的四大"扒灰门"

史上最著名的四大“扒灰门”俗称公公与儿子的妻子通奸叫扒灰,也写作爬灰,都为同一意 义。

扒灰也写作爬灰,清人王有光所著《吴下谚联》解释这两个词,关 于“扒灰”是这样说的:过去有座庙香火特盛,附近住户就偷偷跑去扒 取香炉中锡箔纸钱的灰,从中淘出锡来卖钱,扒灰为的是偷锡,所以用 来隐指“偷媳”。

在民间这种行为属乱伦,是丧尽人间天良的不耻行为, 令人憎恶。

然而,皇帝作为一国之君,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成千上 万的粉黛佳丽, 为何也会出现“皇帝扒灰”之类的事呢?本文旨在揭示, 一段又一段鲜为人知而又为人所耻的宫禁秘事。

卫宣公霸娶父妾又“扒灰”。

西周文王有许多儿子,其中与后来的武王同胞的兄弟被分封到现在 的河南与山东交界处的地方,这个国家叫卫国。

卫国的国君卫庄公生有 二子,长子卫桓公,次子卫宣公。

卫宣公还是公子时, 他的君父卫庄公在 60 岁这一年从夷国娶了个年 轻漂亮的妃子,这妃子取名叫夷姜。

夷姜不仅漂亮且年轻,比宣公还小 好几岁。

宣公游手好闲,常到后宫里去厮混。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宣公到夷姜宫寝来请安,使夷姜思绪万千: 这比自己还大的儿子,孝敬自己比孝敬父亲还勤,此乃有悖人之常情。

深思之下,心中猜中八九,同时,夷姜还发现这儿子殷勤过度时,脸总 是一阵红一阵白的,相对而坐老不开口,夷姜再三催促后,宣公终于开 口:“君父六十岁娶了您,可他不久要下世,让母受凄凉,真叫孩儿心

酸!”说罢卫宣公向夷姜靠近,夷姜并不躲闪,也不回避。

宣公含糊其 词地叫她妈妈,她却清楚响亮地叫他儿子。

这时,卫宣公要发泄兽欲, 夷姜就逼着他先叫卫庄公为哥哥,宣公不肯,夷姜道:“这有什么难堪 的呢?你能把母亲当作妃子戏弄,叫你的君父为表兄总可以吧!人跟野 兽没有两样, 为了情欲, 有权有势的君王和公子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呢?” 终于,卫宣公贴着夷姜的耳畔先叫父亲为哥哥,接着一声声地叫夷姜为 “妈妈”。

自此,每当夷姜伴着这野兽儿子一同偷情时,就先逼着卫宣 公叫卫庄公为哥哥。

不久, 这母子同居生下一儿, 取名叫伋子。

夷姜又逼着卫宣公叫“伋 子”为弟弟。

卫宣公就这么不知羞耻地既叫卫庄公为哥哥,又叫伋子为 弟弟。

后来,怕事情泄露,就把伋子委托给民间的一个叫右公子职的收 养。

卫庄公娶夷姜为妾后不几年就去世了,于是由长子卫桓公即位。

此 时,卫国的太后按自己的爱好,把自己的侄女,也就是蔡国的一位美女, 迎娶给卫宣公为妻,叫邢妃。

可卫宣公心中装着夷姜,因而一直不与邢 妃同床共寝,这个无辜的蔡国美女,在卫国直到病死还一直是处女。

十多年后,卫桓公因宫廷内部的争权夺利而亡,卫宣公由卫太后一 手扶持坐上了国君的宝座。

卫宣公一即位,就立他后母夷姜为合法的夫 人,还正式把伋子接进宫。

这事把卫太后给活活气死了。

这一来,卫宣 公没有了卫太后的管制,仿佛一头脱了缰绳卸掉口罩的野牛,他更肆意 地放纵自己,淫纵不检。

宣公刚登基时,夷姜便纠缠他,立伋子为太子。

后来宣公的儿子渐

渐增多,卫宣公发现伋子很是普通,不合乎他的心意,国家大业难以继 承,于是开始不信任他也不喜欢他。

在伋子 15 岁时,宣公在夷姜的催促 下为他们的儿子张罗喜事。

恰好,卫宣公此时应邀出访齐国,齐国国君要把公主嫁给卫宣公的 太子,两国联姻,以便抵御外侮。

齐国公主在齐国斋戒完毕后启程卫国, 卫宣公发现这个齐国的公主简直是天仙一般,于是动了淫心。

此后,宫 中原有的皇后妃嫔通通倍受冷落。

美丽的齐国公主本来应该是太子的妻 子,是他的儿媳妇,谁知这一来倒成了卫宣公自己的宠妃。

卫宣公夺了儿子的妻子为自己的宠妃后,取名为宣姜。

之后与宣 姜接连又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公子寿,一个叫公子朔。

因为伋子早已 被立为太子,又因卫宣公越来越不喜欢他,于是加紧向夷姜和伋子进行 迫害。

夷姜终于彻底明白了卫宣公的邪佞。

夷姜想:“我要出离这粪溷 之地。

”于是便毅然上梁自缢,表示她出离兽穴。

卫宣公见夷姜死,就与宣姜买通社会上的杀手暗害伋子,公子寿知 道内情后,想替代伋子去死,结果双双死于卫宣公买通的杀手的刀下。

这样公子朔被立为太子,公子朔后来也知道了卫宣公与母亲宣姜是“公 媳”关系。

三个月后,太子朔突然宣布卫宣公得暴病而卒,自己摇身一 变成了卫慧公。

至此,卫宣公既霸父妾又扒灰的丑事画上句号,而他丧 尽天良乱伦又扒灰的经过却载入了史册。

唐玄宗的“扒灰”宠爱在一身。

唐玄宗李隆基(685-762),号称唐明皇,有儿子 30 人,女儿 29 人,孙子几百人。

由此可以想象他后宫的嫔妃之盛。

除了人们熟知的 王皇后、武惠妃、杨贵妃外,还有刘华妃、赵丽妃、杨贵嫔、钱妃、皇 甫德仪、刘才人、高婕妤、郭顺仪、柳婕妤、钟美人、虞美人、阎才人、 王美人、陈才人、郑才人、武贤仪等举不胜举。

唐开元二十四年(736),太子李瑛死去不到八个月,这年的 12 月, 武惠妃也死了,从此玄宗常常闷闷不乐。

这一方面因唐玄宗是一个很专 情的人,武惠妃和他做了二十多年的恩爱夫妻,在武惠妃死后他非常想 念她;另一方面因为玄宗虽已过了五十岁,但是仍然好色,而且眼光非 常高,宫中虽有数以万计的佳丽,可是没有一个能让他看上眼,他认为 谁也不能和武惠妃相比。

同时,他让高力士四处为他选美。

高力士物色 了很多美女,但玄宗都不满意,高力士不得不把眼光转向“外宫”,终 于在寿王的妃子中找到了杨玉环这个绝代佳人。

杨玉环生于开元七年(719),祖籍弘农华阴(今陕西),后迁居蒲 州永乐(今山东永济)。

她出生于成都,当时父母都在蜀州,父亲杨玄 琰担任蜀州司户。

不久,父亲去世,她只好寄养在叔父杨玄璬家,从小 在洛阳长大。

杨玉环长得如花似玉,从小便能歌善舞,通晓音律,又娴 熟各种乐器。

开元二十三年(735),她被选为玄宗第十八子寿王李瑁的 妃子,那年她正好 17 岁。

寿王李瑁是武惠妃的儿子,原来玄宗对他很宠爱,想立他为太子,

后来武惠妃死了,他很快便失宠了。

开元二十六年六月,根据高力士的 “推长而立”的主张,玄宗立忠王李玙为皇太子。

在后来的几年里,寿 王处境非常尴尬。

高力士选中寿王妃,也是因为此时把寿王妃召入内宫, 不会引起风波与麻烦的缘故。

当然,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杨玉环天下无 双的花容月貌,当时“姿色冠代”,风度举止都冠绝一代。

实际上,唐 玄宗原来也见过杨玉环,也赞美过她的“含章秀出”,只不过当时武惠 妃还在世,他没有什么杂念,经过近三年精神上的孤独和感情上的空虚, 当提及“姿色冠代”的杨玉环时,玄宗也想起了她,并相当高兴,毅然 决定要高力士把她召入宫来。

为了把寿王妃弄进宫来,高力士找到寿王的亲姐姐咸宜公主。

咸宜 公主虽然和以前一样得到父皇的疼爱,但与母亲武惠妃在世时的情况已 今非昔比。

武惠妃在世时,她可以随便进出内宫,现在,这项规定虽然 还没有被废除,但她已不敢使用这一特权了。

高力士来后,委婉地谈了 一些往事,提到以前三位皇子的死,又提到武惠妃逝世之后,皇帝一直 高兴不起来。

他又说,皇帝自武惠妃去世后,行乐自然很少,但在玉真 观遇到寿王妃时,却破例擂了一次鼓。

听到这句话,咸宜公主立刻明白 是怎么回事了。

咸宜公主找到了弟弟,坦率地把高力士拜访的事说了, 寿王当时就像遭到了雷击一般,全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寿王的情绪非常激动,虽然三位兄弟的死让他感到害怕,但是,他 和杨玉环夫妻恩爱,他不能容忍这件事情发生。

他平时的理性与利害观 念,此时已经不复存在了,气愤地说:“不行,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 生。

父皇怎么能做出如此不合伦常的事来!”但是,虽作为皇帝的儿子

却没有权力的他,除了完全服从父王之命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他最 后只有献出自己的妻子以尽孝道。

为了能够与杨玉环相会,玄宗在一次宴会中提出让自己的妹妹玉真 公主来照顾寿王妃杨玉环,让杨玉环搬到玉真观住一段日子。

但是寿王 妃在玉真公主的骊山道观停留不到半个时辰,就从后面进了内苑,在那 里等待着寿王妃的就是大唐皇帝,寿王妃的公公唐玄宗李隆基。

唐玄宗在华清宫(今陕西临潼华清池)召见寿王妃杨玉环,但见她 肌态丰艳,骨肉婷匀,眉不描而黛,发不漆而青,颊不脂而红,唇不涂 而朱,果然倾国倾城,诚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中所描写的 那样:“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唐玄宗从未见过这样美 的女人,简直是仙女临凡,无与伦比。

他喜得心跳血涌,意荡神摇。

他 命她坐下,问其技艺。

她回答说通晓音律,随后吹起玉笛,清音缭绕, 逸韵悠扬。

李隆基再以自己创作的《霓裳羽衣曲》示之,她略看一遍, 即度入新声,且歌且舞,歌如莺啼,舞如飞天。

唐玄宗听得痴了,看得 醉了,当夜留下这个儿媳同宿,极尽男女之欢。

是时,唐玄宗 51 岁,杨 玉环 17 岁。

唐玄宗在骊山温泉别宫陪寿王妃杨玉环住了 18 天,然后回 到长安。

这次骊山相会,对杨玉环来说,是惊忧,还是欢乐,就连她自 己也说不清楚;但对这 51 岁的唐玄宗来说,这无疑是心灵的解脱,青春 的再现,他已经完全为她倾倒。

公公强占儿媳,实在是件丑闻,有悖于伦理。

为了能与杨玉环朝夕 相处,玄宗命杨玉环自己上表,请求度为女道士,并给予其宫中女官的 职位,号称“太真”,正式与寿王李瑁离异,住进了太真宫。

杨玉环擅

长歌舞、通晓音乐,又聪明过人,善于迎合玄宗的心意,得以受宠,宫 中称她为“娘子”,礼仪与皇后相同。

做了五年地下夫妻后, 唐玄宗开始想名正言顺地把杨玉环娶回宫中, 当然,还得先把寿王李瑁的心安抚好。

杨玉环被夺走,给他留下感情上 的创伤,同时也埋下了一颗不定时的炸弹。

幸好寿王的脾气不怎么暴躁,不敢发泄不满,才得以免遭祸患。

他 的异母兄太子瑛、光王琚、鄂王瑶都是因对父王生怨言而引起被赐死的。

寿王身处一种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之中,他只有摆出一副恭敬孝顺的样 子让玄宗放心。

为了安抚寿王,玄宗便为他另选了一位妃子,那就是左 卫勋二府右郎将军韦昭训的二女儿。

当然,寿王也深知这是狗尾续貂, 无奈只得忍气吞声。

天宝四年,皇上下诏册封韦昭训二女儿为寿王妃。

为寿王册封韦妃的日子选在立杨贵妃前的 11 天。

因为随着时光的流逝, 在东都册封杨贵妃这件事或许淡忘了,感觉好像寿王此时才娶了一位王 妃。

不过,几年之后,寿王李瑁及其家人从世间蒸发,是死是活无人知 晓,这成为一个永远不解之谜,直至今日。

天宝四年(745)八月初六,唐玄宗在刚过完 61 岁大寿的时候,就 把册立杨玉环的诏书公布于天下,这年杨玉环 22 岁。

从制度上说,贵妃 的地位仅次于皇后,但此时玄宗的皇后王氏早已去世了,宫中没有皇后, 杨玉环当时的地位,实际就是六宫之主。

自此,唐玄宗李隆基纵情声色,日夜寻欢,无所顾忌;杨玉环曲意 逢迎,争爱受宠,无忧无虑。

《长恨歌》写道:“云鬓花颜金步摇,芙 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

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 唐玄宗对杨贵妃的宠爱有增无减。

一次在兴庆宫沉香亭观赏牡丹花, 还召来“诗仙”李白即兴作词,李白略加思索,挥毫写下三首《清平调 词》,曰: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一千多年来,史学家们对唐玄宗有褒有贬,说他是个半明半昏的皇 帝,开创了“开元盛世”,也导致了“天宝之乱”,如果是站在历史的 后来而评论先期:可以说,安史之乱的导火索是唐玄宗生活奢侈放荡, 扒灰纳儿媳杨玉环为贵妃而引发的,并非《新唐书·玄宗纪·赞》所言: “呜呼,女子祸于人者甚矣„„”杨玉环只是个有过失的宫廷妇女,说 到底是被“扒灰”的受害者,充当了封建皇朝由治到乱、由盛变衰的可 悲牺牲品。

后梁太祖“扒灰”导致宫廷政变。

朱温(852-912),后梁的开国元勋,庙号太祖。

他原来是黄巢起 义军中的大将,后叛变自立,取代唐哀帝李柷而称帝。

朱温少时,娶张 氏,乃单州砀山县(今安徽砀山)一富户之女。

她生了儿子朱友贞。

温被封魏王时,她是魏国夫人。

朱温共有 8 个儿子,依次为朱友裕、朱 友珪、朱友璋、朱友贞、朱友雍、朱友徽、朱友孜、朱友文。

张氏(魏 国夫人)没有活到朱温当皇帝之日,于唐昭宗天祐元年(904)病故,朱 温追封她为贤妃。

朱温当皇帝后,以唐昭宗、唐哀帝的嫔妃充实后宫,嫔妾成百上千, 淫乐不止。

他最宠爱的有两人,一是陈昭仪,一是李昭容。

陈昭仪好佛, 以后不堪朱温淫威,于开平三年(909)被度为尼。

李昭容心实,一次朱 温患病,寝殿栋梁突然破裂,倾刻就要塌下,宫人吓得纷纷逃命,唯独 她侍侧,急忙帮朱温穿好衣服,连滚带爬地离开。

他们刚出殿门,栋梁 折断,寝殿崩塌,朱温幸免一死,感激这位心实的女人,遂拜她为昭容。

朱温自从结发妻子(张氏)死后,他一直没有再娶,而是随意放荡。

早年生活荒唐,嬖爱女色,次子朱友珪,就是他与一逆旅之妇人野合而 生。

他当皇帝后,封诸子为王,派去封国,而把诸子的妻子(王妃), 即自己的儿媳全都留在身边,以侍寝自己。

8 个儿子均因父王嗜杀成性, 荒淫无比,只得忍气吞声。

小儿子朱友文之妻王氏和朱友珪之妻张氏姿 色尤为出众、美丽动人,因此特别受到宠爱,常专房侍寝。

朱温为帝期间,一直未立太子,大儿子朱友裕有次攻打徐州,朱温 听信谗言,差点杀掉大儿子,后虽赦免了死罪,太子位自然不再是他的 了。

他心中属意于小儿子朱友文,又常听朱友文的妻子王氏枕边之言, 因此,最后越发想把太子位置给朱友文,而昔日屡屡为朱温攻城拔寨的 朱友珪,认为既废了朱友裕太子位,那理所当然应是他的。

可此时的朱 温又极度迷恋朱友珪的妻子张氏,见朱友珪碍手碍脚,于是想让朱友珪

离远一点,派去莱州任刺史。

朱友珪之妻张氏探得此消息后,便悄悄地 与朱友珪商量对策。

朱友珪认为自己的娇妻被父王霸占,早已怒火心中 烧,如今了解到父王又想支走自己,于是贼胆包天,立即决定率先下手, 早自为图。

乾化二年(912),朱友珪突然发动宫廷政变,杀死父亲朱温, 然后秘不发丧。

又因平时朱友文之妻王氏美丽优于朱友珪的妻子张氏, 更得朱温欢心。

在二人之争中,张氏醋意大发,早已结下矛盾,立意诛 杀王氏方解心头之恨。

于是与丈夫又嫁祸于朱友文,一并杀之,消除隐 患。

最后自立为帝。

这段历史, 史学家早有定评: “太祖始为荒淫, 卒以及祸”、 “梁„„ 及其败也,因于一二女子之误,至于洞胸流肠,刲若羊豕,祸生父子之 间,乃知女色之败人矣。

”毛泽东也曾经评价朱温说:“朱温处四战之 地,嗜杀成性,荒淫无比„„与曹操略同,而狡猾过之。

”一句话,后 梁太祖朱温因宠爱儿媳而扒灰,导致宫廷政变而葬于黄泉之下。

西夏王两度“扒灰”被削鼻而亡。

李元昊(1003-1048),元昊为党项族人,本姓拓跋,唐朝曾赐姓 李,宋朝又赐赵,西夏通称李姓。

李元昊有雄才大略,几年之内,让西 夏与宋、辽形成鼎足之势。

公元 1038 年 10 月 16 日,李元昊称帝,建国 号大夏,历史上称其为西夏,晚年沉湎于酒色、荒淫残暴、滥杀无辜。

称帝前娶妻野利氏,称帝后,野利氏被封为宪成皇后,虽然后宫佳丽逾 千,不过,野利氏仍能集元昊宠爱于一身。

李元昊与野利氏生育了 3 个儿子,三子早逝,长子宁明后出道修术, 练得走火入魔后绝食而终。

于是,由次子宁令哥继太子位。

宁令哥不仅 相貌酷似元昊,就连乖张残暴的性格,也酷似其父,元昊十分宠爱,恣 其所为。

宁令哥做了太子后,更加飞扬跋扈。

李元昊见太子宁令哥已长大成人,便为其选太子妃。

党项大族没藏 皆山之女没藏氏,长得亭亭玉立,明目皓齿。

元昊见她婀娜多姿,索性 自纳为妃,号为“新皇后”。

宁令哥本来高高兴兴准备当新郎,一连数 日盘算着当新郎过蜜月,结果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一打听,不觉瞪了 眼。

不过,他深知父王残暴,事到如今,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忍气 吞声。

元昊极其喜欢这个本应是儿媳的新人,为避人耳目,便命人悄悄地 在天都山(今宁夏固原西北)营造行宫,内有七殿,极为壮观,供他与 没藏氏吃喝玩乐,逍遥其中。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况且野利氏的叔父 就是天都山的守将, 叫野利遇乞, 见状后极为不满: “我侄女出嫁 20 年, 却只能住故居, 况且本应为他自己之媳, 却占为己有。

奈何如此荒淫?” 原来,野利遇乞和野利旺荣兄弟俩乃元昊的心腹重臣和开国元勋,因而 敢口出怨言。

而元昊本来就猜忌好杀,听了这话,担心野利兄弟谋反, 于是除掉了野利兄弟及其亲眷。

元昊杀野利兄弟后,行为更为放肆,无所顾忌,没藏氏更加受到宠 幸,元昊将后宫佳丽全都忘到脑后,至于皇后野利氏,自然不在话下。

不久,元昊占儿媳为妃且号“新皇后”之事,也被野利氏发觉,随即, 朝野均出现一些碎言碎语。

元昊到底是个聪明人,他翻翻历史,灵机一

动,便学习当年唐玄宗李隆基曾用过的“妙招”,让没藏氏出家为尼, 并赐号没藏大师,居住在首都兴庆府的戒坊寺中。

元昊眷恋没藏氏,经 常到寺中与她幽会,甚至出猎也带她同行。

天授礼法延祚十年(1047),没藏氏为元昊生下一子,即后来的毅 宗谅祚,没藏氏也因此被封为皇后,而把年长色衰的野利氏废掉,并打 入冷宫,不准相见。

自此,没藏氏因生子而贵,更加娇宠。

“宁令”在党项语中为“欢 喜”之意。

野利氏所生的皇太子叫宁令哥,而没藏氏之子叫宁令谅祚, “祚”是指君主的位置,其用心不言而喻。

接着元昊还封没藏氏之兄没藏讹庞为相国,主持军国大事及裁处, 自己则与没藏氏在贺兰山深宫恣意淫乐。

太子宁令哥因没藏氏本应为己妻,现为父王“新皇后”之事极为不 满,又由于父亲已废母,因而屡出怨言。

没藏讹庞趁机教唆宁令哥作乱, 企图借刀杀人,让元昊除去宁令哥,另立谅祚为太子。

这时的宁令哥早已成年,出落得虎背雄腰,像他的父亲一样也是个 善骑射的彪形大汉。

在此之前,元昊为平息宁令哥的怨气,收买其心。

曾又一次当宁令哥面扬言要为他选妃。

其后也真正选中一位小巧玲珑的 娇小可人,宁令哥一见也相当满意喜不自禁。

谁知,自从这个小可人被皇上召见,说是要为他俩订完婚期后,就 再也无下文了。

宁令哥哪里想到,元昊故伎重演,在没藏讹庞的怂恿下, 再次扒灰,宠幸儿媳妇。

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1048)元宵节,元昊在 宫中与众妃喝得烂醉如泥。

宁令哥潜入宫中行刺,当他满腔怒火、暗藏

腰刀进入元昊的寝宫,踱近卧床时,却见其父元昊正与本应成为自己妻 子的小可人交颈而眠。

宁令哥不啻五雷轰顶,险些晕了过去。

瞬时,他 怒火中烧,几至疯狂,急忙抽出腰刀,狠命向其父砍去,而元昊呢,此 刻睡眼朦胧中闻听有响动惊醒过来,又因宁令哥用力过猛,慌乱之中, 一刀向元昊头颅砍去,元昊本能地把头一偏,这一下,腰刀不偏不倚削 去了元昊的鼻子。

这时,早已奉没藏讹庞之命埋伏在宫门左右的军士一 涌而出救驾,宁令哥仓皇逃窜,无处藏身,结果便投没藏讹庞家中,暂 避风头,没藏讹庞当即声色俱厉,着人将其逮捕。

随后,将早已被打入 冷宫的野利氏一起以弑君之罪处死。

元昊被儿子削去了鼻子后,又羞又 恼,第二天,鼻创又发作,不治而死,年仅 45 岁。